八一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三国之曹魏虎兕 > 正文 第十三章 让子弹飞一会儿
    “那典韦的妻儿呢?”

    “为防李家报复,在典韦还没被通缉之前,就已经离开了己吾。”

    本来夏侯安还想着,典韦不在,就先跟他妻儿拉拉关系,方便以后典韦啥时候回来,来报个信啥的,也好借机收入麾下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彻底没戏了。

    都怪这傻逼县令!

    夏侯安心中怨气十足。

    县丞不知夏侯安所想,瞥了堂内的其他少年一眼,看似好心的出言提醒:“诸位少侠,若是要去酸枣会盟的话,我建议避开大黄山,绕道从大棘乡走。虽说要远上两三天,但也总比搭上性命要强。”

    他看得出,这些穿着轻甲的少年,都是富家少爷公子哥,平常百姓家的孩子,没他们这股桀骜气,也没他们这么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果然,有少年不能忍,当即起身驳斥:“陈县丞,你这话几个意思?瞧不起谁呢!”

    陈清连道不敢,摆手辩解:“不是陈某瞧不上诸位,我也相信你们是个顶个的好身手,但那伙贼寇非同寻常,你们怕是应付不了,还是听在下一句劝,从大棘乡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陈清越是这么说,少年们就越是来劲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不说要匡扶汉室吗?眼下这伙贼寇祸害县乡,着实可恶,不如就先拿他们开刀,也算为民除害!”徐淮拱手大声说着。

    “对,干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大哥,下令吧!我们这就动身!”

    “大哥别犹豫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过,犹豫就会败北!”

    少年们意气上头,你一句我一句,越说越是义愤填膺,浑然一个个正义之士。

    你们祸害乡里的时候,咋没这种绝悟……夏侯安心中吐槽,怪不得从开城门的时候,县丞的态度就格外的好,还以为是卖他面子,现在看来,是有心拿他们当枪使,腹黑得很。

    能当上地方官,果然有两把刷子。

    夏侯安没有着急应下,而是先反问一句:“剿灭贼寇,自是义不容辞。只是不知,我们兄弟若去大黄山剿匪,县丞能给我们提供什么帮助?”

    陈清还没开口,夏侯杰章口就来:“大哥,不就一群小蟊贼吗?要啥帮手,就咱们兄弟的本事,还不打得他们屁滚尿流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!”

    其他少年一阵附和。

    别人稍微给你戴个高帽子,你们就忘了自个儿是谁……夏侯安对这些没遭受过社会毒打的小老弟表示无言以对,只好静静的看向县丞陈清。

    陈清对夏侯安的反应感到诧异。

    这种冷静,在这样的年龄段,实在少见。

    于是陈清拱手说道:“不知伯阳小兄弟想要什么帮助,只要我己吾县有,定会全力相助!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这个县丞,也是真心想剿匪的。

    “有你这句话就行。”

    夏侯安思虑之后,勉强应承下来。被人当枪使固然很是不爽,但念在这县丞也是一心为民的份儿上,就不计较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夏侯安也想先在陈留郡内,打响自己的名头。

    以后别人问起,好歹也有个说得出的功绩。

    “大哥,咱们什么时候动身?”

    “不急,五天之后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

    “要让子弹先飞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少年们不懂,只觉得大哥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有消息在己吾县内不胫而走,说是县内大户程家急募乡勇,五天之后,要送一批珍宝去往郡城。

    很快,此事全城皆知。

    深夜,有人滑下绳索,从北门翻墙而出。

    此人出了县城,一路往北,在翌日中午,抵达大黄山脚,与贼哨对出暗号后,又沿着小道登山,轻车熟路。

    大黄山上,搭建起的贼寨里,贼帅卜巳手握长矛,正操练手下贼兵,呼喝之声,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“卜帅,小的给您带好消息来了!”

    走进贼寨,前来报信的李福远远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卜巳闻言,将三十斤沉的铁砣矛放回兵器架上,示意贼兵继续训练,独自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将李福带到寨堂,用湿布擦拭手掌的卜巳漫不经心问道:“什么好消息?”

    “己吾县的程家,五天之后要送一批珍宝去往郡里,家主特意让我来禀知大帅。”李福嘿嘿笑着。

    每次有这种大活儿,他都会跑来通知卜巳。

    双方早有约定,劫持得来的东西,五五分成。

    卜巳对此也没啥意见,在他看来,分出去的东西,不过是暂存在李家,早晚要拿回来。

    回想六年之前,他还是赫赫有名的黄巾渠帅,手握重兵,在兖州与官军对峙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南方黄巾军,除了占据南阳的张曼成,就属他最能打了。

    结果仓亭一战,皇甫老贼先是以弱示强,继而诱敌深入,导致卜巳麾下的一万黄巾主力,被歼灭七千,余下的也全遭俘虏。

    两位好兄弟张伯、梁仲宁,也被皇甫嵩的护军司马傅燮斩首,要不是自个儿买通看守的士卒,差点就去地下见了大贤良师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至今都挥之不去的噩梦。

    逃出之后,卜巳找不到投奔的大佬,只好重操旧业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他吸取了教训,动作很小,只在己吾县一带活动,平日里最多就搞搞乡里,抢劫一下路过的商队。

    当然,偶尔也接一下大活儿。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家主还让我告知大帅,昨日己吾县里,来了一群小儿,约莫四十人左右。”

    小儿?

    卜巳眉头一挑,没有好气道:“小儿关我甚事?”

    李福嘿嘿一笑,凑前说道:“大帅有所不知,这些小儿个个穿着上好的轻甲,胯下马匹也是良驹。听口音,是从谯县那边过来的,说什么要去匡扶汉室……不知大帅有没有兴趣……”

    马匹装备,这可是好东西!

    听得这话,卜巳眼神一亮。

    他在大黄山搞了这么久,可供作战的马儿至今不足十匹,好多弟兄甚至连件像样的护甲防具都没有。

    也该给手下弟兄鸟枪换炮了!

    说不定还能趁机讹诈谯县那边的老爷们一笔。

    毕竟配有这种装备的少年,不会是寻常子弟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: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

    卜巳慨然应下,脸上渐露狰狞之色:“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小儿,还说什么讨伐国贼,就先让我来给他们上一课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