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科幻小说 > 诸天万界的武者 > 第八八章 无法修炼!?(求订)
    “罗摩内功,难道真的需要配合佛学修为才能够修炼?”睁开眼,看着空空如也的前方,陈魁猜测道,武道天书没有出现,很意外。

    此前说过,必须要开始修炼,武道天书才会出现并翻开到所对应的功法页面,发出光芒来辅助陈魁修炼相应功法,刚才,陈魁尝试修炼罗摩内功,但是武道天书却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很显然,武道天书认为,陈魁从始至终,都未曾开始修炼罗摩内功。

    好吧,事实也确实就是如此,陈魁仅仅只是停留在尝试阶段,就像一个高三学生,拿到一道所谓的在知识点范围内的高中国际奥数题,还特么是压轴题,题目倒是看懂了,可就是无从下手,只能写个解,这种感觉,实在憋屈,令人抓狂。

    在电影中,陆竹临死前,曾和细雨说过,罗摩武功震铄古今是因为他的佛学修为;后来细雨对转轮王说,他心中充满了暴戾,不可能练成罗摩内功,只能永远做个太监。

    因此陈魁才会有此猜测,修炼罗摩内功,需要有相应的佛学修为,陈魁自然是读过佛经,也有不少的感悟,但佛家的路与陈魁的道截然不同,所以陈魁谈不上有什么佛学修为了,那就像要求拳击高手有跆拳道段位一样,根本不现实。

    “可就算是要配合佛法修为,也不至于连门都进不去吧,这其中恐怕是另有蹊跷。”陈魁转瞬就推翻了自己的猜想。

    在《天龙八部》中,藏经阁的扫地僧关于少林武学和佛学,也有一番相似的说法,但不管是慕容博还是萧远山,都练成了大部分的少林武功,鸠摩智也入门了神足经(易筋经),之后才走火入魔的。

    难道,罗摩内功还能智能识别修炼者有没有佛学修为?

    这也太扯了吧。

    “那么,问题到底出在哪?”陈魁眉头紧锁,罗摩内功非常精妙高深,如果错过了,那就实在是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毕竟断肢重生这种事情,已经超出低武世界的范围了,哪怕是风云这样的高武世界,要做到这点也不容易,也就帝释天、神魔、笑三笑等牛逼哄哄的人才有那个本事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?”陈魁突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,当即站起来,快步走到柜子前,将柜子打开,取出一个古朴的灰黑木盒,将木盒子的盖抽开,里面是一根用精致绸布包裹的条形物体,将绸布掀开,一股清香的药味扑鼻而来,这是一株人参……五十年份的。

    千年人参、五百年人参,都不好找,百年人参在这个世界,也勉强算是稀罕物,但是五十年份的人参,数量不少,否则陈魁也不会直接将它放在柜子里了。

    回到蒲团上,重新盘坐好,将人参当烤串,三下两除二,就将整株人参给全部吞进肚子里,运转夺灵诀,将打开心窍,疯狂的吸收人参中的能量。

    如果其他人像陈魁这样吃人参,那绝对是暴殄天物,轻则造成大量浪费,重则“爆体”而亡,但陈魁不同,他有夺灵诀,加上身体素质强悍,莫说是五十年,就算是百年人参,陈魁也敢这样嚼着吃,对陈魁来说,这才是最好的用法,不会造成浪费。

    夺灵诀运转一周天之后,陈魁开始按照罗摩内功的运功法门,修炼罗摩内功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十息时间,被雾气包裹的武道天书开始出现,哗啦啦作响,书页翻开到写有“罗摩内功”的页面,四个字发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微弱光芒,落在陈魁身上,只是这道光实在太微弱了,或许根本就落不到陈魁身上。

    总之,武道天书有反应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,武道天书合上,然后消失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陈魁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,睁开眼,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“果然,不是佛学修为不到家,无法修炼罗摩内功,而是这个世界现在的天地元气太稀薄了,根本就无法支撑我修炼这门过于高深的内功。”陈魁长叹了口气,说道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,罗摩所在的那个时代,天地元气应该比现在浓郁很多,所以罗摩才能创出了这门震铄古今的罗摩内功,但随着时间推移,天地元气越发稀薄,这才导致了无法修炼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种设定,类似于金系武侠,整体来说,就是越到后面,武功的威力就越弱,这就是天地元气越发稀薄所导致的,天龙八部的乔峰,不用奇遇,不过三十多岁,就能纵横天下,独战武林群英;到了射雕三部曲,主角必须有奇遇,才能走上巅峰;再到后面,有奇遇也不顶用了。

    “一株五十年人参中所蕴含的能量,还不足以运行一个小周天,这不要说小成了,想要入门,没有三四根千年人参打底,想都不要想,看来,罗摩内功是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修炼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既然如此,那就干脆不练了。”陈魁倒也是洒脱,既然如此,也就不强求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主要修炼拳法和刀法,看看能不能触碰到陆竹那一掌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关于这个问题,陈魁昨天才和见痴和尚专门讨论过,见痴和尚武功不如陆竹,见识却很广,他只是说,既要练,也要悟,当练到一定境界,就自然而然的达到了。

    虽然那也是一番废话,但至少比陆竹更加深入一些,给出了办法,哪怕这个办法很扯淡。

    “悟?难道是说,我该去华山,再看看那一棵迎笔趣阁松?领悟青松刀法?还是说要上战场?”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陈魁摇摇头,否定了自己的想法,心中有个声音告诉自己,这种办法,行不通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,顺其自然吧!”站起身,取下挂在墙壁上的黑刀,既然没有头绪,那就练吧。

    武道漫漫,这才哪跟哪啊,路,还长着呢。

    进一分,那便有一分欢喜。

    “叩叩叩……”没等陈魁打开房门,仆人敲了敲门,说道:“家主,雷夫人前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雷夫人,也就是雷彬老婆……田青彤,现在大家是邻居。

    :最近考驾照,呼,练车、上班、码字,偶尔还要加班,听那苟领导的废话,这时间实在是挤不出来,实在是抱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