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出名太快怎么办 >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:送一首凉凉给我们
    高级车技在这一刹那间发挥了最大的作用,王桓努力控制着车辆以最平稳的方式撞入江中,而不是一头栽下去。

    在岸上的时候,他已经将四个车窗全部打开。

    这样江水灌进来后,会以最快的速度让车里和车外的压力达到平衡,里面的人才能第一时间逃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只打开一个车窗,那么江水猛地冲入车内,人会被江水的压力冲到车最里面,很有可能丧失逃生的机会。

    在打方向盘的时候。

    王桓喝道:“吸气!闭眼!”

    胡蕾乖乖照办。

    王桓同样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松开了方向盘。

    左手把住车窗,右手抓住胡蕾的手臂。

    由于王桓用力过大,胡蕾吃痛下,眼泪一下流了出来,不过她也是倔强,死死咬着嘴唇,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车辆入水,发出巨大的声响。

    水花四溅。

    冰冷的江水呼啸着冲进来。

    车灯刹那间熄灭。

    四周陷入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嘭!由于解开了安全带,王桓和胡蕾两人被抛出去,脑袋狠狠磕到了车内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还没察觉到疼痛,江水已经淹没了他们的身体。

    彻骨冰冷。

    胡蕾表情变得惊恐,她双手开始伸出去乱抓。这是不识水性的人落水后下意识的行为。所以王桓才让她坐在前面,避免被手脚胡蕾抓到,两人一起丧失逃生机会。

    顾不得忌讳了。

    他一只手在黑暗的水里死死抓着车窗的边沿,一只手托住胡蕾的屁股,用尽全力将她从车窗的位置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然后他迅速跟上。

    短短几秒钟,两人就从车里脱困而出。

    出来后,王桓第一时间绕到摸到胡蕾的后面,一只手托住她的胳膊,一只手使劲往上划动。

    仅仅朝上游动了片刻,就露出了水面。

    而车子早已被水吞噬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胡蕾似乎喝了不少江水,脑海一露出水面就开始剧烈咳嗽。双手依然在水里乱抓。

    “有我在,别怕。”

    王桓的话似乎有股魔力,胡蕾很快安静了下来,任何他托着自己游向岸边。

    在远处冰城灯光的照射下,漆黑的松花江面显得格外静谧。

    王桓暗自庆幸,他坠江的位置是一处宽广的江面,水流平缓,这样的地方水底下很少有暗流。

    只是这水真凉啊!

    他身体素质还算不错,都已经冻得嘴唇哆嗦。

    右手明显能够感到胡蕾冻得浑身发抖,但这丫头愣是死死咬着嘴唇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在黑暗的江面上,好不容易瞅准了岸边所在,王桓连忙划过去。

    如果再不迅速上岸的话,他估计再过一会儿,自己双腿就会抽筋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大约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王桓终于将胡蕾推上了岸。

    然后自己用尽全力爬了上去,浑身筋疲力尽。

    他直接仰躺在岸边的碎石子上,累的连一个手指都不想动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转过头看向胡蕾,黑暗中有点看不清她的模样,但根据对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情况,估计状态比他更差。

    躺在原地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直到一阵江风吹来,王桓冻得浑身一激灵,他才从地上坐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胡蕾,依然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喂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黑暗中,他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胡蕾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王桓连忙低下头一看。

    靠近后,借助着微弱的光芒,他才注意到胡蕾睁着眼睛,只是脸色十分苍白,全身发抖。湿透了的裙子贴在她身上,将她姣好的身材凸显无疑。

    不过黑暗中王桓根本没其他心思,他连忙将胡蕾从地上扶起来,走向岸上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来到大路边,他扶着胡蕾坐到一处干燥的草地上,这才长长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里比刚才的地方暖和多了,胡蕾的气色明显好看起来,身体不再颤抖得那么厉害。

    幸亏现在是大夏天,不然两人就算能从江里逃生,也会被冻得大病一场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看了下周边。

    是一片漆黑的荒芜之地。

    这条路晚上鲜有人车过来,刚才两人坠江这么久,都没有一辆车从这里经过。

    他心中有些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根据刚才的车速计算,自己至少已经远离了市区十多公里。

    现在他和胡蕾的手机都已经葬身江里,联系不上任何人。凭自己两人深夜走路回到市区,希望不大。

    如果是他一个人倒是没问题,关键是胡蕾还赤着脚,并且身体状态不乐观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在胡蕾旁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等在这里吧,看有没有过往的车辆,然后向他们救援。当然,也有可能等来一辆追捕我们的警车。”王桓开了个不怎么好笑的玩笑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胡蕾答应了一声,这才注意到自己全身湿透了,她连忙缩起双脚,手抱住双脚,蜷成一团,担心王桓发现自己的窘态。

    两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可聊的话题。

    气氛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沉默半天后。

    胡蕾感到身体舒服了许多,低声开口:“王桓,对不起,连累你了。”

    王桓摇头:“同学之间,帮你一把算不得什么。刚才估计无论是谁都会出手帮你的。倒是我没想到抢了一辆坏车,差点出大事。”

    胡蕾回忆起刚才江里惊心动魄的过程,眼里闪过后怕。

    不过旋即想起自己之前居然坐在王桓怀里,而且在水里的时候,王桓的手还托了她那里。从小到大她从未跟其他男生有过如此亲密的举动。

    想到这,一张俏脸变得羞红,耳根子开始发烫。

    幸亏是黑夜里,不然她怕是要找个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然而转头一看,发现王桓脸色冷漠,她一颗心瞬间跌到了谷底,心中五味陈杂。

    半响后,咬了咬牙道:“王桓,要不……我,我现在就回去自首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挣扎着起来,赤着脚就想走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啊?坐下!”

    王桓一把拽住她,觉得这女人真是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被王桓拉住,胡蕾内心挣扎半天鼓起来的勇气瞬间破灭,一股委屈涌上来。她紧闭着嘴唇坐下,脑袋埋入膝盖中,眼泪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肩膀微微耸动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全世界都要这么对待她?

    她到底做错了什么?

    黑暗中,王桓没有察觉胡蕾的异状,他坐在地上,自嘲道:“唉,送一首凉凉给我们,实在太倒霉了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胡蕾兀自在哀伤,听到王桓的话,抬起头来弱弱问道:“什么凉凉?”

    王桓道:“一首歌曲,我觉得此刻很应景。”

    胡蕾没有说话,她没听过凉凉这首歌曲,而且王桓对她有着一股刻意的疏远,所以她没有追问。她已经习惯了沉默和孤独。

    倒是王桓待了一会儿,觉得实在是沉闷。

    长夜漫漫,两人如果一直这么沉默下去也不像话。

    于是开口道:“要不我教你唱‘凉凉’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