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重生三国当皇帝 > 正文 第1238章 西域来使
    久旱逢甘霖,人生一大喜也。

    晋阳城中,百姓纷纷跑上街头将自己暴露在大雨之下,任由珍珠大的雨点砸在身上,张开怀抱仰天喊道:“下雨了下雨了……”旱了这么久,许多人都差点渴死,看见下雨,那种心情就跟多年绝症突然治好一样,绝处逢生的喜悦简直难以言表。

    突逢暴雨,不止城中百姓,就连医院中暑的病人都冲了出来,让自己在大雨之下淋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暴雨疯狂,人更疯狂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整个晋阳都陷入了狂欢。

    曹昂回城看到的就是这副只在电视剧中看过的场景,艰难的擦着人群缝隙回到刺史府,远远就看见杜几站在府外和百姓一起蹦跳,扭臀撅屁股的,再加个低音炮,妥妥的迪厅啊。

    杜几跑到他面前,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大叫道:“少主下了,终于下了,这个时间下,今年的庄稼说不定还能保住一部分,苍天开眼呐。”

    曹昂打击道:“苍天开不开眼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,再这样淋下去明天城中一大半人都得住院,医院病房够用吗?”

    杜几:“……”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在兴头上泼人冷水的人,说两句好听的会死啊。

    但他说的也是事实,杜几本想劝老百姓回去避雨,看见他们脸上的兴奋又将赶人的话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算了,难得这么高兴,让大家随意吧,明天生病再说,刺史府现在有钱了,这么点破事兜得住,兜不住不也有曹昂这个财神爷擦屁股呢吗,他人在并州,好意思不破费破费?

    按照以往经验,雷阵雨下个几分钟就该停了,可这次足足下了三刻钟,晋阳城都快被淹了才停下。

    被淋的浑身湿透的百姓站在街上,望着天空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幸福来的太突然,狂欢过后他们竟都有一种不真实之感。

    曹昂却没这方面的担忧,回到房间洗了个热水澡,早早就进入了梦乡,被旱灾折磨这么多天,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早晨天还没亮杜几便起床,与魏延一起为百姓准备口粮,送他们出城返回家乡。

    旱灾过去了,该回去照顾自己田里那点庄稼了,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抢救一下。

    至于曹昂,知道这货指望不上,两人也懒的叫,爱睡多久睡多久吧。

    让两人没想到的是,不知何时百姓中竟传出一则谣言,说天之所以会下雨是被曹少主的大炮轰的,少主凶威滔天,连老天爷都怕了。

    这种说法毫无根据,跟天方夜谭一样连三岁孩子都知道是扯蛋,但人向来都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,老天爷几个月不下雨,曹少主用大炮轰了几天雨就下了,这难道只是巧合吗?

    对差点害死他们的老天爷百姓可感激不起来,所以比起老天突发善心,他们更愿意相信老天是怕了曹少主才下的雨。

    谣言传的极快,没多久便搞的并州人尽皆知,曹少主也瞬间成了并州的红人,老头老太太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    他们谈论的时候曹昂已经在回许都的路上。

    回家的心情总是急迫的,曹昂归心似箭骑着快马一路急赶,短短五天便赶回了许都。

    曹操坐镇冀州,离许都更近,早已先他一步回来,曹昂刚进家门便被叫去大厅。

    分别月余,父子俩再次见面顾不上寒暄,曹操直接开口说道:“子脩,知道你累,但有件事你必须再跑一趟,去凉州亲自将马良给我押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马良?”

    曹昂在脑海搜寻许久才想起马良是谁,诧异的说道:“他和蒋琬不是被法正逼着出使西域了吗,回来了?”

    曹操点头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听完曹操的讲述,曹昂头顶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马良和蒋琬出使西域,准备让西域诸国和大汉重新建立联系,这次建交主要是商业上的,大汉内部都没平定,诸侯们对西域的领土不感兴趣,只对他们的钱感兴趣。

    马蒋二人是被法正逼着出使的,但他俩都是人中俊杰,知道无法反抗便快速调整心态,将出使当做事业来干。

    出使是被逼的,立下功劳朝廷却也是认的。

    两人本想摩拳擦掌的准备大干一场,谁知他们运气不太好,到了西域才知道,被马超打败的匈奴单于呼厨泉和右贤王去卑残部也逃到了西域,正在各国大肆抢掠,打的西域诸国节节败退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呼厨泉的入侵对西域诸国是坏事,对马良蒋琬却是好事,两人凭借汉使的身份和三寸不烂之舌周旋各国,终于拉起一支联军,在正面战场上打败了呼厨泉。

    外部战争胜利了,内部分歧就开始了,他俩虽都是汉使却分属不同阵营,面对外敌的时候同心协力,外敌打败了自然都想将最大的胜利果实摘到手里,马良技高一筹,暗中跟呼厨泉联络出卖了蒋琬,害的蒋琬被呼厨泉抓走,自己则带着三十六国的使者回到大汉,准备入寿春觐见。

    可惜强中自有强中手,一山还有一山高,他们刚入玉门关就被马腾给扣了。

    曹操苦笑道:“马腾来信说明情况,并委婉的说凉州遭了旱灾,灾情严重粮食短缺,你知道什么意思吧。”

    “讹诈。”

    曹昂没好气的说道:“西域三十六国的使者入朝觐见,见许都的天子还是见寿春的大耳贼?”

    如今大汉有两个天子,一个在南一个在北,西域使者见了哪个就等于承认了哪个,要是去了刘备那边,让许都的天子情何以堪。

    当然,西域使者承认谁不承认谁无所谓,曹操和大耳贼都不在乎,大汉的事轮不到他们这些小国评头论足。

    问题是西域使者真去寿春的话,大汉的世家和百姓怎么想,许多世家本就是墙头草,见外国使节觐见刘备,心里能没点想法?

    “该死的蒋琬真特么不争气,竟然被马良摆了一道。”

    曹昂不知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蒋琬好歹是历史上仅次于诸葛亮的蜀汉四相,竟然没玩过马良,想想都憋屈。

    曹操笑道:“未必,听说呼厨泉打不过西域联军继续向西去了,蒋琬被他扣着却没有杀,将来说不定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,关键是马腾,这个墙头草太无耻了,我敢保证,回来的若是蒋琬,他铁定会给刘备送信讨要好处,你去凉州一趟,不惜一切代价将三十六国使者给我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耳贼肯定也得到了消息并且一定会从中做梗,若是带不回来就……”说到最后曹操脸色一寒,以掌为刀从脖子前划过。